《时事追踪》:从刘志军案谈起,“性贿赂入罪”再起热议 | 时事追踪

《时事追踪》:从刘志军案谈起,“性贿赂入罪”再起热议

《时事追踪》:从刘志军案谈起,“性贿赂入罪”再起热议

发布时间 19 June 2013, 6:29 AEST

近日,备受关注的原中国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被控受贿、滥用职权案在北京二中院审结。但是,对于外界广泛议论的涉及刘志军接受性贿赂的内容,检方却未对此提出指控。刘志军案又一次引起公众对“性贿赂能否入罪”的关注和新一轮热议。澳广记者李卫国就此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刑法学专家刘明祥教授。

刘教授表示,“性贿赂罪”是否立法问题是在刑法学界长期存在的一个颇具争议性的问题。中国至今未将性贿赂入罪是因为对于“性贿赂”的贿赂标的-“性”的认定和量刑的难度比较大,难于定量定性。根据1979年刑法,中国对受贿罪的界定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非法利益的行为,而性贿赂的客体是性,并非财物,也难以用金额量化,这给定罪量刑造成很多困难,加之现实生活中权色交易和官员与异性的感情瓜葛造成的灰色地带,亦真亦幻,难以界定。

刘教授表示,学界也有人呼吁效仿在香港、台湾、新加坡和美国等地,将“性贿赂罪”立法化。但是,在这些国家,公务员受贿无论多少都可以入罪,而中国的情况有所不同。中国刑法规定受贿罪有受贿金额的量化标准,低于这一标准的则不受刑罚处罚,而刑罚处罚的标准仍是受贿标的的金额,这就给“性贿赂”定罪带来了难度。

那么,在性贿赂无法受到国法惩罚,而党纪惩处又乏力的情况下,如何遏制权色交易的蔓延呢?刘明祥教授认为,查处权色交易并非只能依靠国法,政纪、党纪处罚也是起很大作用的。但目前问提的关键是党纪政纪对权色交易的监督和处罚力度还很不到位,很大一批“色腐”官员没有得到党纪、政纪的应有处罚而独善其身,使得“雷政富”们层出不穷。

新华社报道说,性贿赂已成为中国一种非常普遍的权力腐败形式,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据相关统计,被查处的中国贪官95%都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权色交易是导致中国官员腐败的一大温床。


 

 

 

分类阅读:

作者

a photo of Li Weiguo

李 卫国

节目制作人

李卫国曾先后获得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专业学士学位和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商科硕士学位。移民澳洲后曾就职于澳大利亚多元文化广播机构SBS并担任记者兼主持人十余年,现任澳广中文部驻悉尼特约记者。

联系直播间

您想对您刚收听的节目发表评论吗?

发短信
将短信发至 61 427 72 72 72

推特
在加入您的推文参于讨论时请加上标签 #raonair

电子邮件
您可以给我们发电邮,就任何话题发表您的看法。您的电邮内容可能会在我们广播中播出。